女高中生绝对精彩和真实的丝袜经历

(下面是我丝袜生活的一小部分,因为时间和水平的问题,我无法将自己全部精彩的丝袜生活叙述出来,如果能得到您的喜欢和回复,我想是对我写下去最大的支持,文中的名字均为化名)
我叫李欣,是学校舞蹈队的一员,身高173CM,属于那种xiong小腿长的类型,(这可能也是我喜欢丝袜的一个原因)十六岁的我已经喜欢穿丝袜好长时间了,喜欢穿各种颜色的长统袜,连裤袜,反正是丝袜就喜欢,因为我喜欢被人盯着看,那样感觉很有成就感,开始的时候我只是自己去超市买几双,然后偷偷的在家穿,但是每次自己对着镜子看着自己穿着丝袜的长腿的时候就觉得:可惜了我这一双好腿没人欣赏了,我总是想找个机会在人面前表演一下自己的丝袜的魅力。
去年夏天暑假我去舅舅家终于让我如愿以偿,我的舅舅有一个正在上小学五年J的儿子,而我的舅舅舅m a* 白天上班经常不在家,我打定主意,把我的弟弟当成了我第一个目标,其实每个暑假我都去他家的,但是这次我做了充足的准备,在我到舅舅家的第二个早上,我们一起吃完饭后,舅舅舅m a* 就都去上班了,偌大的房间里就只剩下我和弟弟两个人,顿时我的心跳就变得飞快,弟弟是个很淘气的孩子,有着一双小眼睛,胖乎乎的他虽然人小,却长了好多根白发,而且还卷卷的,我呢,为了能好好的准备一番,假称因为天热还要去洗澡,然后就一个人走进了浴室,我飞快的洗着全身,尤其认真的洗了自己的双腿和我精心护理的嫩白的双脚,之后我偷偷的来到了门口放包的地方,以我最快的速度换上了一条紧身的牛仔短裤和一双崭新的银色细带细跟的高跟凉鞋,更加衬托出自己那一双白皙娇嫩的长腿,我犹豫着是否要穿着丝袜去见正在他房间学习的表弟,但是想到这样的机会一年也不会有几次,我的胆子一下就大了起来,于是我穿上了一双透明度很高的长统丝袜,踩上了高跟鞋后我更是心潮澎湃,我听着高跟鞋的细跟撞击着地面发出的清脆的响声,一步步的走向了客厅。
表弟正坐在地上看电视,他只穿着一条超大的运动短裤,短裤下面露出他短粗的腿,当我走进客厅时他正在一勺一勺的往他那被两腮的肥肉挤的很小的嘴里送着冰激凌,我很从容的坐在表弟身边的沙发上将一双包裹在几乎是全透明的丝袜的腿放在表弟身边的桌子上,我真想用我的高跟鞋的鞋跟狠狠的踩一下他的大肚子。“哪来的香味儿呀”嗅觉灵敏的表弟一边说着,一边向他旁边的放在桌子上的我的双腿凑了过来,我假装向前探了一下头同时将离表弟较近的腿蜷了起来,然后提了提鼻子说:“应该是我袜子的味道吧?”“不对吧,你哪儿穿着袜子呢?”表弟满怀疑惑的盯着我的右腿,“就你的近视眼,我穿的是透明的丝袜”我一边说一边将右腿搭在表弟的左肩上,右脚正好托住表弟的下巴,这时表弟不仅发现我穿着丝袜,而且还穿着一双很简单的只有两根细带高根凉鞋,表弟瞪大了眼睛,仿佛要用他的眼睛吞食掉我的脚,他慢慢放下左手的冰激凌盒和右手的勺子,“怎么不吃冰激凌了?”我一边来回拉动着搭在表弟肩上的腿一边问道。“不仔细看还真的看不出来呢!”表弟左手抓住我那与他肥胖浑圆的小臂一样粗细的纤细的脚踝,右手轻轻的抚摸着我的脚后跟,他的圆圆的鼻子头几乎是贴着我的脚认真的嗅着,“啧啧!好香啊!!颜色也不错”表弟不住的感叹着,我能清楚的看到他勃起的小弟弟将短裤撑的老高,我把脚的外侧主动送到了表弟的嘴唇下面。“你拿我的脚当什么吃的了?那你的意思是不是要尝尝是否色香味俱全呢??”我娇嗔的问着表弟。表弟并不答话,他喘着粗气,敞开大嘴美美的啃着我的脚踝和脚后跟,从他脸上流下的汗水和嘴里流出的丰富的口水不断的将我的丝袜浸透,舔完我右脚的外侧,随着表弟的笨重的脑袋在我腿下钻过,表弟的肥硕的舌头也绕着我的脚踝一转从而开始舔我右脚的内侧,“味道怎么样呢?”表弟一声不吭,只管埋头苦g a n* ,他一直的舔着咬着,从我脚踝到大腿根部的每一寸肌肤都被他炽热的舌头舔了个遍,表弟用他红的发烫的脸紧紧的贴着我大腿的内侧,嘴里喘着粗气,我将右边大腿根部丝袜的蕾丝花边轻轻的提起塞到表弟散发着一阵阵热气的嘴里,他用力的撕咬着,居然把我的丝袜扯到钩丝,我配合着他,大腿小腿还有脚踝不断的从被他扯烂的丝袜中露出,表弟嘴里叼着的我刚tuo下的长长的丝袜一直垂到他勃起的阳物上,然后表弟满意的看着我这条被剥的精光的修长的白腿,他用我那只破烂的丝袜擦g a n* 了嘴角闪烁着的口水,这时表弟才发现我的左腿就在他的旁边,表弟伸出左手抓住我还穿着丝袜的左脚的脚踝用我的足弓狠狠的摩擦着他的阳物,头却转向右侧,因为那里有我一只被他死死钳住脚踝的赤裸的脚踩在他的右边的肩头,表弟狠狠的吸吮着我这只脚的每个脚趾,恨不得将我淡fen色的指甲油嘬掉,不仅如此,表弟吸吮完我的每一个脚趾之后,又贪婪的品尝起我的小腿,然后是大腿,最后我的右腿又整个回到了他的怀抱,这时的表弟,左手揽着我穿着丝袜的左腿,右手抱着我赤裸的右腿,两瓣脸蛋被我的大腿紧紧的夹在中间,勃起的小弟弟被我伸进他短裤的双脚夹在中间不停的揉搓着,“舒服吗?”我贴在表弟耳边嗲声问道,表弟呻吟着,两只手不停的揉捏着我的双腿,他奋力扭动着身体,很快他的小弟弟缓缓的抽动了几下后就软了下去。 “这事你谁都不许说啊?”事后表弟像一个犯了错的小孩一样十分认真的对我说,我的两只丝袜已经完全撕坏,尤其是穿在我左脚的丝袜上面粘着不少乳白的液体,我斜靠在沙发上轻轻的tuo下这只丝袜,然后用命令的语气对表弟说,“给我把脚舔g a n* 净。”表弟认真的把我脚上的东西舔了个一g a n* 二净“去把我的包拿过来。”我再次命令道。表弟顺从的照办了,我从包里又取出了一双未开包的丝袜,我轻轻的打开包装,里面是一双同样有着蕾丝花边的但是是黑色的长统丝袜,然后慢慢的卷起一只,轻轻的举到表弟面前,然后套在我离他较远的右脚上,慢慢的向上拉,穿到小腿时,我高高的举起小腿,然后将丝袜一直拉到我的大腿根部,“看到我怎么做的了吗?”“看到了”表弟回答到。我又从包里取出香水,均匀的喷在腿上,我将另一只放到表弟张大的嘴里,我又从包里取出一双黑色的船形高跟鞋,这时我从沙发上起来,将双脚慢慢的放到高跟凉鞋里,起身向表弟的卧室走去。我高傲的对表弟说,“到了卧室,你给我穿上另一只袜子。”表弟乖乖的跟着我摇曳的身体来到了他的卧室……
我对着一进卧室就躺在地上的表弟十分失望,虽然我还意犹未尽,但表弟已经浑身热汗之淌,我翘着二郎腿坐在床沿,表弟的脸上挂着一丝倦意,“真够没用的,”我抱怨道,表弟却喃喃的说:“我真的不行了,累死我了,我不玩儿了” 表弟在地上躺成一个“大”字,虽然表弟像一摊烂泥一样,但我不能轻易放过这次十分难得的机会,刚在客厅的“战斗”让我意识到我的好几双丝袜和高跟鞋都没有展示呢,起码应该把我自认为最诱人的一面展示在表弟面前,看看表已经临近中午,我真的不忍心浪费这宝贵的时间。

我一手拎着鲜艳的漆皮后空的有十厘米金属细跟的红色船形高跟鞋,一手拿着我最得意的——也是我认为最撩人的丝袜回到了表弟的卧室,沐浴后的我已经换上了一身红色的蕾丝内衣,我随手将丝袜的包装扔到了地上。“别乱扔东西”表弟捡起被我扯坏的丝袜包装,他把包装上女模特那双xing感的大腿放在鼻子前闻了闻说“超薄天鹅绒长统丝袜,淡fen色,玫瑰香型,我怎么闻不出香味呢?”我站在表弟面前,一边忙着把趾尖塞到卷起的丝袜里一边对表弟说:“你懂什么,没穿过的袜子是闻不出香味的,只有穿着的时候香味才能靠体温散发出来.”等表弟抬起头时,我一双本来就没什么赘肉的笔直修长的腿已经穿上了这双淡fen色的超薄天鹅绒丝袜,脚上踏着鲜艳的漆皮后空的,有十厘米金属细跟的红色船形高跟鞋。我将右脚伸到表弟面前“你不是要闻香味吗?”表弟近乎像一只肉虫子一样向我蠕动着“拜托!你不靠近点儿怎么闻的到呢?”我摇曳着身躯,甩开笼zhao在玫瑰香气里的长腿趾高气扬的走到表弟跟前,他仰面朝天将一颗硕大的头塞到我两脚之间,表弟吃力的转动着肥的流油的脖子,他的蒜头鼻子呼出的热气不断喷到我裸露的脚后跟上,我用冰凉的金属鞋跟夹住表弟冒着热气的脖子“香不香嘛?”我抚弄着小腿,不断的提高丝袜的透明度,表弟几乎是零距离欣赏着我露出的脚后跟“其实这双丝袜不仅闻着香,而且有的味道是要用嘴才能尝出来的呦!” 我使出最肉麻的声音挑逗着表弟“这里露出来就是让你舔着方便的!你不想舔吗?”我用脚后跟轻轻的拨弄着表弟油乎乎的嘴唇,十厘米的鞋跟高度刚刚好,表弟只要张开嘴,他的舌尖就可以不高不低正好触及到我脚后跟处细致的fen色丝袜,表弟的舌头径直伸向了从我高跟鞋后面露出的脚后跟,正当表弟舔到兴头的时候我甩开修长的双腿向床边走去,匍匐到床前的表弟趴在我面前,双手抚弄着我的一双高跟鞋,而油腻的胖脸又早已经伏在了我穿fen色丝袜的脚面上了,表弟不管不顾的将停留在我脚面的湿漉漉的贪婪的嘴开始向后转移去寻找我的味道最鲜美的脚后跟,表弟努力的舔着,两片嘴唇紧紧的贴在我的脚后跟上,他像一头贪吃的猪一样舔湿我透明的丝袜,细细的品尝着我fen嫩的脚后跟,表弟舔的十分起xing,我轻蔑的看着表弟,极力的挣扎着表弟油腻的脸孔下的这只脚,表弟有些不满意,但他有力的双手牢牢的的把控着我的双腿,表弟捧住我穿着fen色丝袜的小腿,一把捋下我右脚的高跟鞋,表弟一滴一滴的口水使得我的丝袜更加透明,他盯着我纤长白嫩的右脚,然后拦腰将我的右脚咬住,随后不断撕扯着。“你能不能别这么野蛮?弄坏人家的丝袜还少吗??”不管我说什么表弟都已经将我这条长腿高高抬起,表弟叼住我右腿的丝袜,竟毫不费力的将整只丝袜从我竖起的大腿上剥离了下来,表弟恋恋不舍的叼着这只刚被他剥下的勾了丝的破丝袜,然后右手搂住我的大腿,左手抚摸着我的小腿,肥嘟嘟的通红的脸蛋儿在我的小腿上来回的摩擦着,我一边用被表弟紧紧搂在怀里的大腿做着无意义的挣扎一边问道,“尝出什么味了吗?”表弟不停在我小腿游走的左手最终在我的脚踝处停了下来,他短而有力的五个手指好像五只蠕动的肉虫子一样正好将我纤细的脚踝抓牢,因为站在床下的表弟显然对我这只高高在上的脚无能为力,所以表弟抬腿跪到了床上,他勃起的小弟弟顶着我莲藕般细嫩的大腿,“你轻点儿不行吗?”我撒娇似的对表弟说,表弟并不理睬我,我的赤裸的脚对于跪在床上的他显然就像是一份丰盛而又有诱惑力的美味佳肴,表弟盯着我这只在它眼前的赤脚又流出了源源不断的口水,不等我做好任何准备,表弟已经一口将我右脚的半个脚掌完全吞在嘴里,我能感觉到表弟的舌头在我每一个脚趾间穿梭,表弟扭动着肥大的臀部,他柔软的肚子下面坚挺的敛足已经开始按捺不住的在我白皙的大腿上无规则的乱动,“好吃吗?”我笑着扭动着被表弟含住脚趾的右脚说,表弟一声不吭,只是腾出搂着我大腿的右手,用它不太灵活的手指掰开我的脚趾,随后表弟肉呼呼的舌头顺着我欣长的脚趾费力的舔着我的每个脚趾缝。
我在床上来回摩擦着表弟钟爱的穿fen色丝袜的左腿,表弟扔下我被他咬的满是牙印的右脚直扑向我摆在床上的左腿,他像骑马一样蹲在我左边的大腿上,一手解开fen色丝袜的吊带,一手掀开我大腿外侧的丝袜,随后他将阳物尽根C h a入我fen色的丝袜与大腿之间,电话铃此时突然响了起来,但表弟好像没听见一样,他右手握住我的因为穿着淡fen色丝袜而显得格外柔媚的脚踝,左手抓住我那只漆皮高跟鞋的十厘米的金属细跟,在将我的大腿和小腿弯成“L”形后,表弟满意的俯下身子用他那不太全的牙齿尽qing咀嚼着我的脚后跟, “你轻一点行吗,不要吗!”随着我声调逐渐升高的呻吟表弟g a n* 脆解开了我高跟鞋后面的细带,他歪着头美美的咬着啃着我的脚后跟和跟腱,表弟抽动的速度越来越快,随着表弟的努力,他的阳物一直将我的丝袜tuo到了膝盖下沿,随后表弟攥着我的脚踝把我的整条左腿按到了床上,在它的阳物的不懈的努力下一直将我fen色的丝袜褪到脚后跟处才停下,此时虽然我只能看到表弟那富有弹xing的身躯一上一下的晃动着,但我能感到表弟湿润的阳物我的踝骨下方的细致的肌肤上,在我的丝袜里快乐的抽动着,但表弟没能坚持太久,很快一股粘糊糊的液体就喷#喷水#到我的左脚和丝袜之间,表弟也像一只泄了气的气球一样摊在了床上,我将一双赤裸的白腿搭在表弟剧烈起伏的身躯上,用脚趾抚摸着表弟的阳物,这时电话又响了起来……

超级硬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